柴生芳:用忠诚热血诠释使命担当

个人简介:柴生芳,男,汉族,中共党员。1990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考古专业,1997年5月至2002年10月,赴日本国立神户大学留学,获文学博士学位。1990年7月参加工作后,相继在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、省委办公厅调研处、陇西县政府、安定区政府、临洮县政府工作,历任副县长、副区长、县长。2014年8月15日凌晨,柴生芳因长期超负荷工作,劳累过度,诱发心源性猝死,年仅45岁。他生前是甘肃省临洮县第一位博士县长,是一个用忠诚、热血、勤劳、实干诠释着使命担当、知行合一的好干部,曾获定西市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甘肃省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、中宣部“时代楷模”、中组部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等荣誉称号。

“和平时一样忙碌,也和平时一样精神。”回忆起8月23日本报文章《过早断裂的脊梁》主人公柴生芳的离世之日,甘肃临洮县委办公室主任张鹏记忆犹新。

谁也不曾想到,这会是这位博士县长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工作日。在他的工作日记中,当天的记录写了整整五页,却并未写完。

“他习惯当日事当日毕,处理完一天的工作都会及时记录下来。那天半夜才散会,太累了。”张鹏黯然。

柴生芳生前照。 临洮县委宣传部供图

处理8项工作,持续忙碌17.5个小时,仅最后一项常务会便持续6小时,集中商讨22大项53小项政府事务——这是人们事后为柴生芳的最后一天所做的统计。

究竟是怎样的忙碌,让这位好县长心力交瘁、长眠不醒?通过众多当事人的口述,我们还原了这不同寻常的一天——

8月14日,走出电梯,临洮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龙小林扫了一眼417办公室。门已经打开了,微微敞着条缝儿。他下意识地看看表:8时07分,距上班还有23分钟。

“柴县长总这么早。”他嘀咕一句,突然想起晚上要开的常务会,便从办公室拿来会议议程,轻轻叩响了417房门。

柴生芳从桌上的文件堆里抬起头来,和蔼地笑。

“县长,您看看常务会议程还要改吗?”刚开口,水务局局长李学智便推门进来了。龙小林知道他专程赶来汇报工作,便退了出来,准备“等等再说”。

这一等,便是40多分钟。李学智还没走,其他部门的几位同志便候在门口等着汇报。柴生芳紧锣密鼓地处理着,其间,还抽空接待了两位上访群众。

8时53分,柴生芳匆匆掩上房门,手拿着一块馍馍边吃边走出大楼,上访户王惠珍本想找他再说说拆迁补偿的事,看到他这么忙,没忍心上前。柴生芳大步流星地赶去和县委书记石琳会合,陪同一位省领导前去调研引洮工程。40多分钟后,车停在了东峪沟引洮一期工程6号隧洞。

前些天连降大雨,工程有几处不同程度的损毁,柴生芳一行选了两处,仔细查看。

“柴县长脸色挺沉重。他对水利部门负责人说,不管原因多复杂,我们不能干等。这附近还住着很多群众,决不能影响安全,要克服困难,把能做的工作赶紧做起来,比如清淤。”随行的张鹏回忆。

调研持续到中午。12点刚过,车又向25公里开外的7号隧洞驶去。泥泞而崎岖的“搓板路”,足足走了一个小时。

简单的午餐过后,14时30分,一场关于引洮工程的座谈会开始了。在当天的工作日记里,柴生芳用工整流畅的笔体记下会议要点,写了四页半。“加强管理、落实责任、尽快发挥作用”,柴生芳一句句写下思考,下决心“不讲条件、不推责任、不拖时间”地督促整改。

16时02分,正在县文化中心焦急等待的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王在凯收到了张鹏的短信:“书记县长刚结束会议,我们现在赶去。”16时30分,刚下车的柴生芳疾步走上主席台,主持“捐资助学表彰暨资助优秀贫困学生大会”。

宣读表彰决定、为捐资助学先进集体与个人颁奖、受资助学生代表发言……会场上一派喜气,张鹏注意到,柴生芳严肃了一天的脸上露出笑意,“情绪特别高”。而坐在台下的龙小林却捅了捅身旁同事:“柴县长是不是感冒了?声音有些哑啊。”主席台上的柴生芳,目光久久停留在受资助的学生们身上。在当天的工作日志里,这位当年的庆阳市高考状元、北京大学学生记下这样一句:“潘晓文,全县理科状元,考入北京大学。”这也是他所有工作日志里的最后一句。

一个小时后,会议结束。走出会场的柴生芳匆匆钻进车里,下一个目的地是县城北大街。在这条县城主干线上,道路改造工程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,来往车辆行人小心翼翼地穿梭绕行。柴生芳下车查看了几处管线、路段,脸色又凝重起来了。他对身侧的张鹏感慨:“道路改造是好事,可的确给老百姓造成了不便啊。工期本来就长,一定要抓紧再抓紧,确保按时通车!”

再次坐进车里,柴生芳倦意明显。看看表,离既定的公务接待还有半小时左右。

“回办公室歇一会儿吧?跑一天啦!”龙小林劝他。“不累。咱再去看几条路吧。去年以来县里开始集中供热,好多道路挖开埋管线,路面破损厉害,群众意见大啊。”他转头对着司机朱凯:“不是有6条明年待建道路吗?咱们一条条去看。”

东大街、南大街、公园路、新街……看着坑洼不平的柏油路面,柴生芳连连叹气:“路这么难走,老百姓没怨气才怪。县里财政再紧,这两个多亿也得投!一定得保证明年春节后动工,6月雨季来临前彻底修好。”他还立下宏愿:“这路修好,得争取至少管10年,让临洮人安安心心地迈大步!”

18时30分,柴生芳坐在了饭桌上。不到40分钟,他就招呼着龙小林离席赶往办公楼三楼会议室。

夜色渐浓,这一天“最重头”的工作却刚刚开始。19时30分,柴生芳主持召开县政府常务会议,待结束,已是第二天凌晨1时30分。

整整6个小时,柴生芳坐在位子上没离开过一步。22大项、53小项政府事务,具体负责人逐一汇报,与会者集中讨论,最后,他拍板决定。

柴生芳不爱开会,尤其厌恶冗长空洞的会议。“县政府常务会每月一次,每次最多两三个小时。”这一次,由于前段时间县政府班子成员总无法凑齐,而建设规划情况、土地出让手续等诸多项目亟待定论,柴生芳只好把两个月的常务会合并举行。

县商务局局长王建府记得,讨论完他所负责的事项已经凌晨零时20分左右,不少干部露出困意,柴生芳却仍显得精神抖擞,还劝大家“再坚持一会儿”。

精准扶贫是柴生芳近年来主抓的一项重点工作,也是当晚常务会的重头,仅讨论通过《临洮县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》《建立贫困村驻村帮扶工作队的意见》两份文件,就花了一个多小时。

“我们是第六项,从九点讨论到十点多。”县扶贫办主任常贵勤对这两份文件信心很足,因为这背后有覆盖全县18个乡镇、323个行政村的大规模调研做支撑。“去年10月着手做方案,柴县长坚决主张先调研,把家底摸清楚,后来形成了连文带表140页的调研报告。”

讨论完后,柴生芳颇有感触地做了解释:为啥要这么搞,搞这么细?扶贫攻坚,以前的普惠制效率低下,等于“大水漫灌”;现在要变成“精准滴灌”,才能让不同类型、不同需求的农民“吃饱、解渴”。只有抓住产业这个关键,“一村一业、一户一策”,群众才能真正致富。

会议结束,龙小林陪着柴生芳爬楼梯上四楼,看着他走进了办公室隔壁的小屋。自从调到县里,这里就成了柴生芳的家,虽然简陋,柴生芳却很满意:“方便,省下时间看看书,多好。”

15日晨7时20分,龙小林和朱凯等在楼下。原定用完早餐便赶往辛店镇开民主生活会,但一向守时的柴生芳却没有出现。7时40分,察觉不对的工作人员破门而入,眼前的一幕令所有人瞬间心碎:铺着蓝格子床单的单人床上,柴生芳侧卧的身体已经冷硬。前一天的白衬衫、蓝裤子、袜子还穿在身上,一条腿拖在地上,床头忘关的台灯发出无力的亮光。

“柴县长!”哭喊和摇撼,已换不回一声熟悉的应答。由于过度疲劳,患有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的柴生芳,在夜深人静时孤单地离去了。

在生命的最后24小时,柴生芳“把每一分钟都用在了工作上”。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,凯发k8存款提款:只带走了对家乡的爱,对临洮发展的满腹心愿。

原文标题为“柴生芳的最后24小时”,刊载于《光明日报》2014年8月28日 第1版

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

凯发k8存款提款

凯发k8存款提款: 怎么下载88必发

万象城最新最高占成网址 博天堂真人游戏 sb721.com 88娱乐网投 九五至尊亚洲开户最高占成
tt网站大全 亚洲城网上平台 诚博网站最高占成 凯发娱乐注册官网 av色情妹妹电影
尊龙8大优惠 凯发代理网址 财富1倍打码即可出款 心水博合作伙伴 京城娱乐体育
金沙游戏总公司 88娱乐2桌面版下载 申博怎么注册登入 大家旺游戏138 千赢国际在线